我国干细胞临床转化取得突破性进展

来源:今日头条 
很多人说已经过去的2019年的年度关键词是“难”,对于干细胞来说是则是截然相反的局面。


2019年国内干细胞临床研究转化取得了一定的进展,已有62个国家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,120个“干细胞及转化研究”重点项目,涉及国拨资金投入累计近24亿元人民币,涉及黄斑变性、脊髓损伤、移植物抗宿主病、心衰、心肌梗死、肝病、重症急性肾损伤等多种疾病。
同时,已经有4个干细胞药物获得临床试验默示许可,开启了干细胞药物发展的新篇章。2020年,在产业发展新风向标的指导下,我国干细胞临床转化有望取得更大的突破。未来,于行业、于企业、于医疗机构、于患者,干细胞治疗都值得期待!
可以说,干细胞的研究和发展对于人类健康和生命将会是一个颠覆性的变革。
当前干细胞已被用于临床治疗多种疾病,如脊髓损伤、系统性红斑狼疮、肝纤维化以及炎症性肠病(IBD)等,并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效果。
炎症性肠病
其中,炎症性肠病(IBD)被称作“不治之症”,是一种累及回肠、直肠、结肠的特发性肠道炎症性疾病。临床表现腹泻、腹痛,甚至可有血便。炎症性肠病的病因尚不明确,具有终生复发倾向,且重症患者迁延不愈,预后不良,所以患者不得不长期服用激素、免疫抑制剂或生物制剂来控制疾病进展。近30年来,我国炎性肠病发病率有不断攀升的趋势。据文献报道,我国近5年的病例数是上世纪90年代同期的8倍,炎性肠病已逐渐成为我国消化科的常见病,且对年轻患者影响较大。
炎症性肠病虽然不是常见病,却是目前中国发病率增长最快的疾病之一,它主要包括溃疡性结肠炎(UC)和克罗恩病(CD)。溃疡性结肠炎主要发生在结肠,而克罗恩病有可能发生在肠道的任何部位,甚至有可能发生在食管。
现有的炎症性肠病治疗仍然以药物治疗为主,但其长期应用效果不理想。对于药物无法控制的病情危重者,则常需采用外科手术治疗,而术后复发率很高,有的患者会在几年内经历多次的手术。
干细胞治疗炎症性肠病
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了干细胞在治疗肠道疾病中的作用,这为炎症性肠病的临床治疗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与思路。
以往大量的研究致力于平滑肌细胞的迁移和增殖,而阻止血管损伤的治疗方法仍未取得明显效果。胃肠组织损伤后的修复过程需要肉芽组织的生成,如成纤维细胞的增殖,结缔组织基质的沉积,以及最为重要的黏膜微血管的生成。干细胞的靶向动员、归巢、分化和增殖有助于受损器官组织的病理重塑。而间充质干细胞以其多向分化的再生性能力,可增加IL-10的生成,抑制外周血淋巴细胞增殖和活化,诱导免疫抑制因子表达,明显降低促炎因子水平,改善肠道组织病理,修复受损的胃肠道黏膜组织,减少腹泻及体重下降,从而抑制疾病发展,在炎症性肠病中的作用被广泛应用。
干细胞治疗炎症性肠病机制
在受损肠道局部定植参与修复:国内已有研究证明将干细胞种植到肠结缔组织块表面培养后,干细胞可在局部生长并可分化为具有上皮细胞表型的细胞。
免疫调节功能:干细胞不但可以干扰补体系统、Toll样受体信号传导、巨噬细胞、树突细胞、中性粒细胞、自然杀伤细胞的功能,还能影响T细胞功能,诱导调节性T细胞,对B细胞也有抑制作用。干细胞对免疫系统的影响表现为双向调节,在干扰素-γ、肿瘤坏死因子-α和IL-1β等可溶性促炎症性细胞因子的影响下,干细胞分化为免疫抑制的表型,并通过直接接触发挥作用。而当活动性感染发生时,干细胞则分化为促炎症表型。
促进损伤局部微循环重建:干细胞可以在放射性肠炎肠道定植并分化成肠上皮下肌成纤维细胞,这种细胞可以直接分泌和旁分泌多种细胞因子,组成肠道干细胞微环境。这些细胞因子可以参与调控肠道上皮细胞的增殖和分化、保护黏膜、促进伤口愈合、协助水和电解质的运输、促进细胞外基质的新陈代谢和基膜的生长等过程。